第2章  张大帅和他的同志

作者:陶菊隐 发布时间:2018-05-22 19:34:04 字数:3058
  

  张勋有元电发表,“元”是五月十三日的代字,其实就是七月一日。该电与伪诏同出康有为手笔,与筹安会宣言堪称异曲同工,原文如下:

  国体既号共和,总统必须选举,选举之期又仅以五年为限。五年更一总统则一大乱,一年或数月更一总理则一小乱,以视君主世及犹得享数百年或数十年之幸福者,相距何啻天渊。……总统违法之说,已为天下诟病之资,声誉既坠,威信亦失,强为拥护,终不自安。……纵欲别拣元良,一时亦难其选,选在南则北争,选在北则南争。……大清忠厚开基,救民水火,其得天下之正,远迈汉唐。二祖七宗,以圣继圣,我圣祖仁皇帝圣神文武,冠绝古今,我德宗景皇帝时势多艰,忧勤尤亟。……我皇上冲龄典学,遵时养晦,国内迭经大难,而深宫匕鬯不惊,近且圣学日昭,德音四被,可知天祐清祚,特畀我皇上以非常睿智,庶应运而施其拨乱反正之功。……勋等枕戈励志,六载于兹。……凡我同袍,皆属先朝旧臣,受恩深重,即军民人等亦皆食毛践土,世沐生成,接电后应即遵用正朔,悬挂龙旗。

  后来复辟失败,国人对张背叛民国的大罪不甚追究,还有同情这个大傻瓜愚忠可悯倒不失为一条硬汉子的,却很少人知道他也是个人主义者,一个工于逢迎的卑鄙人物。他是江西奉新人,幼年在奉新望族许振祎家当侍童,许荐他在广西提督苏元春家当厨子。他工谀善媚,一步步取得新主人的信任,派他当差官到北京,带着许多珍品去钻李莲英的门路。后来苏提督被两广总督岑春煊参倒,李就保荐他在营中当管带,由此一步步爬到提督的地位。庚子年他“护驾西狩”,西太后还称赞过他一声“忠勇可嘉”。辛亥革命时两江总督张人骏由南京逃走,清廷就近调将,就派他以江南提督坐升江苏巡抚兼摄两江总督,是他扶摇直上的一个时代。

  民国成立了,他的总督没做成,被江浙联军赶走,他因此恨民国,更痛恨创造民国的国民党人。二次革命时袁要利用他攻南京,南京果然被他攻下了,袁不得已以江苏都督报酬他。但袁不认他是“自己人”,随后借外交问题调他为有名无实的长江巡阅使,苏督一席派自己的心腹大将冯国璋继任。

  他和袁的关系就只建筑在互相利用之一点。他以为清朝统治之下他能够随心所欲,所以无时不存恢复清朝之志。严格说起来,这样一个醉心利禄的人物,说他忠于清室也是不对的,不如说忠于他个人来得恰当:复辟一举手之劳,他马上取得忠勇亲王、议政大臣和北洋总督的许多大头衔,挟傀儡以令群雄,位居大、副总统之上,是他登峰造极的黄金时代。

  他敢于进行复辟,由于他对实力派估计错误之所致。他生平最看得重两个人,就是江苏督军冯国璋和广西督军陆荣廷。他常说南陆北冯对袁宫保的不合作是洪宪皇帝的催命符,而这两人对他是绝对不会不合作的,有了这个把握,所以洪宪朝虽失败于前,而复辟必能成功于后。

  陆是他的老同寅老把弟兄。六年三月,陆由广西北上,二十四日过徐州,张以极端隆重的礼节迎接他,又以极端亲热的态度款待他,一叠连声地唤着老兄弟:“咱们多年不见,当年的老同事只剩下了你我,而你我也都老了。”

  张见客时必行着前清时的跪拜大礼,有些不懂得这个礼数的,他的随身马弁必得从旁提醒着。那天见了老把弟的时候,仍然不免对拜如仪的那一套,接下去便是丰盛无比的筵席。喝过了几盅酒,他借着酒意谈到清室的厚泽深仁和袁宫保辜负先朝,民国不成体统的话。陆是个老于世故的人,心中未必以为然,口中却只含糊地应着。第二天陆离开徐州时,张又亲自送上火车,直到火车看不见影子才回。过去冯国璋以副总统之尊到徐州,张却不曾有过这样谦下的礼貌。

  后来陆在北京见过溥仪一面(三月三十日),送了些广西土产,而复辟派乘机造谣,“陆老头儿献女为妃”和“宣统赐以内帑三万”之说盛传一时。

  张这个老粗却颇有敬礼文士的习惯,翰林公和他做朋友的有贵州胡嗣瑗、广东温毅夫、江西刘廷琛等人。胡介绍康有为的弟子潘博做他的秘书,不久张又转介绍潘做冯国璋的幕宾。刚巧冯要用一位秘书长,潘又乘机推荐了胡,从此胡、潘这两个宗社党,一个做冯的秘书长,一个充冯的代表,成为里应外合之局。冯懒于看公事和往来电报,一切都交给秘书长代办,因此演出了许多阴错阳差的事。

  陆荣廷死了儿子,冯上将军的代表潘若海先生出现于南宁,表面为吊丧而来,其用心是想窥探陆对帝制问题的态度。这个招摇撞骗的策士,公然敢假传着冯的“圣旨”:“华帅的意思,与其推戴项城称尊,毋宁拥护清朝复辟。”“复辟是一件应天顺人的事,华帅与张绍帅的意见完全相同。”正如上文所说,陆是个老于世故的人,虽然话不投机,亦只含糊地应着。

  黎元洪继任总统后有所谓府院交恶时代,潘又以冯副总统代表资格到徐州向张谈及帝制问题,却另有一番买空卖空的鬼话:“当年陆干帅向我吐露了许多怀念旧君的话,其忠义之气溢于言表。”这正是张所愿听的话。

  “可是,冯华帅怕不会赞成吧?”张以冯的地盘和他最接近,要复辟非取得他的同意不可。

  潘又不假思索拍着胸脯说:“冯公是个胸无主宰的人物。大帅为督军团盟主,大帅往东他也得往东。大帅举义于北,干帅响应于南,这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吗?”

  张还是不放心,要先试探冯一下。他打电报给冯有“共和不适国情,巩固北洋团体当另筹良策”的话。不料冯的复电公然主张复辟,张才下了最后的决心。这又是一局翻戏:潘知道张的电报待要发出去,乃先以密电致胡秘书长,报告他在徐州出卖风云雷雨的经过,请胡代冯拟一个赞成复辟的回电,而大错因以铸成。

  利用冯对付北洋派,利用陆控制西南,是张的如意算盘。过去陆打倒了洪宪皇帝,怎么张会把他拉过来做复辟同志呢?除受人蒙蔽的一个因素外,张对陆又有一种错误的估计,他以为人生不能离开两个条件,一为感情的驱使,二为名利的牵掣。感情上老把弟不能不替老大哥捧场;事实上过去陆之反袁由于洪宪皇帝仅封他侯爵,而他的亲家翁龙紫丞得封郡王,使他一怒而反袁,可是现在呢,我给他一等公爵,与大副两总统所得的相同,他能不感激涕零而为我用吗?

  张所发表的各省疆吏的名单,除他自己的北洋总督外,全国只有冯、陆两个总督。过去洪宪朝根据前清督抚驻地依样葫芦,某省该为总督,某省该授巡抚,因此引起了不平之感。可是现在呢,除开三个特权阶级外,各省一律都是巡抚,张认为再公平也没有了。

  洪宪朝,黎以副总统地位被封为“武义亲王”,他现在已是大总统了,而张仅予以“一等公”,使与冯、陆为伍,岂非太看轻了他?实则他不是实力派,张自然不会把他放在眼下。不追究其辛亥年“大逆不道”之罪,而盛称其今日“奏请还政”之功,已算“天恩高厚”,他就想反对也是不足为患的。

  莫说非实力派的黎不在他眼下,连那个继承北洋派领袖之地位的段芝泉段老先生,张亦视之为无足轻重的人物。北冯南陆皆入吾彀,则余子碌碌,天下事可运之于掌上矣。

  封王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。以非常之人,立非常之功,肩非常之任,官最大最多而最阔,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是天公地道而居之不疑的。

  两位阁丞,万绳拭和胡嗣瑗,前者为张的参谋长,也是一个宗社党,与胡都是复辟的主动人物,虽号称文圣的康有为,其实权反不及他们。

  张之外交上把握,据闻日本参谋次长田中曾到徐州,对复辟问题表示过愿协力的态度。这是日本扰华的一贯作风。袁世凯进行帝制时恃英国公使朱尔典为外援,与此正复相类。

  复辟实现之前一刹那,张的大夫人担心有灭门之祸。张的秘书许造时只说了一句“太危险”的话,张便喝令左右砍下他的脑袋来。脑袋虽不曾砍下,从此却无人敢说半句反对的话。刘文揆,李经羲的女婿,绰号叫“刘姑娘”的,平日与张颇接近,张却吩咐左右不许把复辟的风声透给他,怕他传到李经羲的耳朵里。别人都以为张对他的老上司李九爷感情最好,从这件事看起来,老上司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
  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