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暧昧

作者:弦外之音 发布时间:2018-02-14 23:48:34 字数:2074
  吻,持续了很久很久。

  疯狂激烈的吻几乎没什么技巧地压在她唇瓣上,男人唇舌攻城略池般侵入她的嘴里,狠狠啃咬,霸道地卷住她的舌,缠绵品尝独特的馨香。叶明珠嘤咛一声,抵死的反抗对于男人来说却是微不足道,孱弱身体被男人重重压下,激烈火热的吻铺天盖地落下来。

  缠吻越来越火热,唇齿相接出密不可分,她越往后躲,他就越往前进攻,将她牢牢掌控在掌心中。

  她心口刺痛了下,渐渐放松了抵抗。

  曾几何时,这一幕是她倾尽所有的渴求和妄想。渴望被他认可,渴望被他关注,渴望得到他的吻得到他的心……十八岁前,她做过最美最美的梦,是他轻柔拥吻她,十指相扣,告诉她今生今世携手到老。

 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。

  莫褚寻吻着吻着就发现怀里的女人走神了,顿时不满,扳过她的脸继续吻下去。在他没喊停之前,她无路可退。

  叶明珠也明白这点。

  莫褚寻啃咬她唇,将干燥起皮的唇瓣咬得晶莹水润,他还不满意,唇色太白,看着就不健康,他又重重咬了几口,直到嘴唇泛红,血丝隐约渗透,沾到嘴里一股子铁锈味时,他才满意地放开她的唇。

  说不清楚是惩罚还是别的,莫褚寻心头情绪杂乱如麻,他没有去看她的眼睛,松开手放开她,从病床上起来,纯黑色手工定制衬衫有些皱,他抬手抚平皱褶,习惯性居高临下看她。

  枯黄憔悴的小脸,呈现一种异样的酡红,与她之前死气沉沉的模样有很大的不同,莫褚寻多看了一眼,还是觉得那张不足巴掌大的小脸,实在瘦得太厉害。

  这几年,她究竟干什么去了?

 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问了出来:“这五年,你逃到哪里去?”他不是关心她,只是好奇,连他和罗一繁都没能找到她的下落,即便国内人海茫茫,以他们的情报网也不可能五年都没有她一丝线索。

  她是有多少能耐,才能逃到他们都找不到的地方?

  既然五年前已经选择逃,为什么现在还要回来?

  叶明珠心里咯噔一下,条件反射抬头:“你不知道?”

 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  莫褚寻眸光冷凝了下,“不想说就算了。”他没有再说话,徐从容从外面进来,身边还跟着医生护士,见到莫褚寻时明显吃了一惊,眼神一缩,立即走过来:“莫总,您怎么来了?”

  这大boss是怎么回事?她好像是十几分钟前才打电话给他汇报过吧,怎么这么快就出现在医院里?这样看来,莫总跟这个叶明珠的关系,就不仅仅是她以为的那么简单了。

  这些徐从容只敢在心里想想,面子上是绝对不敢表现出来的。

  莫褚寻双手插在裤兜里,朝门口走去,徐从容立即指着旁边的医生,“明珠发高烧,我去找医生过来给她看看,这两天她得请病假好好修养,我已经给她安排好了。”

  他忆起方才不小心碰到她的额头,烫得他手心一阵烧灼的疼。心头一动,忍住没有回头看她,只是冲徐从容点点头,就走出病房,背影潇洒得仿佛出现在这里只是逛了一圈后花园。

  他一走,病房里的人都不约而同松了口气。徐从容拍拍胸口,她越来越搞不清楚这位顶头上司的想法。她走向叶明珠,目光复杂,“让医生给你看看,会所那边我给你请假了,从现在开始你在这里好好养病,先把身体养起来再说。”

  叶明珠撑着想站起来,“不用,我没事,让我回去睡一天就行。徐姐,我真的没病。”

  “不行!”徐从容哪敢让她离开,按住肩膀阻止她起来,回头对身后戴着白口罩的医生道:“医生,你先给她测量下体温,有病看病一点都马虎不得。”叶明珠无可奈何,被她按着躺下来,很快就被护士医生围住。

  徐从容没有离开,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。体温测量出来,高烧40.5度,而且持续几天高烧不断,引起轻微高热惊厥等并发症,如果再晚一天半载就有生命危险了。

  叶明珠已经烧得反复迷糊,莫褚寻一走,她强撑出来的理智清明一瞬被抽空,晕晕沉沉躺着任凭摆布,根本做不了什么反抗。

  打针输液后,医生简单叮嘱一些注意情况,吩咐徐从容安排她醒来后要去做身体全面检查,徐从容面色一紧:“医生,她身体状况怎么样?”

  “很糟糕。”医生一言难尽,低头看了眼病床上的病人。他还记得,病人昏迷前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,如果他没看错的话,她是拜托他保密吧。

  “她现在高烧昏迷,我不能给出确切诊断,她需要更详细的检查。还有,这段时间尽量让她足够休息,病人的情况不论身体还是精神都非常糟糕,我希望家属能多多关心她的情况,千万不要让她受太大刺激。”医生言尽于此。

  刺激?

  徐从容心想这些话跟她说没用啊,大boss要折磨羞辱刺激她,自己能有什么办法?

  “好的好的,谢谢,等她醒了我立即带她去检查。”

  送走医生护士,徐从容看眼手表才知道已经到了午饭时间,连忙提上包包去外面找吃的。刚走到门口,又与大boss撞了个正面。

  天!

  她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?

  “莫总,您还有吩咐吗?”徐从容立定,脊梁微弓。

  莫褚寻透过她看向医院里面,一刹那的失神,“她怎么样了?”

  “叶明珠高烧昏迷过去,医生给她输液打针,现在需要休息,我先去给她买些营养午餐。”徐从容想了想,迟疑要不要将医生嘱咐她的说出来。

  “真是娇贵,钱没赚到先病倒了。”他冷哼声,想到她病怏怏躺在床上的模样,全然没有当年惊艳港城的明媚动人,心中一阵烦躁,他的对手,居然是个病秧子。

  要是叶明珠还像当年张扬跋扈,骄纵霸道,他有的是办法对付她,让她生不如死,让她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摔下去……可,要对付一个已经没有任何反抗力量的窝囊女人,他有些束手无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