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(2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8-02-15 01:44:56 字数:3581
  南宫雪急道:“怎可如此?学武是来不得半点偏差的事,若是师兄在紧要关头出了状况,走火入魔,那又该怎么办?”暗夜殒冷笑道:“所以才要说是对不起他啊,你师兄是否走火入魔,孟掌门可不在乎,只要他先抢到盟主位子,以后即使疯了,孟掌门尚可师继徒业,插手武林中事,或许是这样对他更好些。”

  孟安英见抵赖无用,苦笑道:“没错,对亦杰尚可拼凑捏造,但随着我进境步步深入,口诀愈发复杂,深奥难懂的也越来越多。我这回不敢胡乱猜测,只能各方收集资料,稳扎稳打的进行修炼,进度自然是慢了许多。”

  李亦杰听到敬爱的师父对自己打的竟是这一番心思,不由一阵伤感。但师父同他究竟有多年养育之恩,纵是稍有索取亦属理所应当,况且秘笈又是他主动献上,不敢发怒。

  这时房外传来几声“踏”“踏”的脚步声,是沙齐飞快奔了回来,一进门顾不得深呼吸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:“弟子已成功开启了铁盒,可谁知,盒子里边就是空的,那册秘笈不知到了哪里。”

  孟安英道:“无妨,为师早有这种猜想,倒并不出人意料。只可惜殒少侠要失望了……”

  人群中忽然骚动起来,仇视的目标都指向沙齐,叫道:“定是你这小贼不学好,趁着去调查的机会,偷走了秘笈。”“好不要脸!咱们搜他的身!”“这是重要的证据,他一定是找了个地方埋了起来,才不会笨到藏在身上。”“说!放在哪里了?”

  沙齐忽然面对一声声逼问,吓得几乎懵了,急力辩解道:“我没有……我没有啊,那秘笈是一开始就不见了,不是我拿的……”立时有人反驳道:“孟师伯藏的那么隐蔽,如非专门指导,那妖女怎寻得到?”“这小贼敢偷东西,好大的胆子,咱们先关押他几天,再不交待就剁了他双手。”

  沙齐百口莫辩,一个劲儿瑟瑟发抖,南宫雪想到自己受冤枉时,只有这小师弟还愿意站在她一边,可现在眼看他被人刁难,却也是无能为力。无助的眼神投向李亦杰,又转向暗夜殒,哀伤中显出些渴求。

  暗夜殒目光只与她相触一瞬,立即转开,故作不耐的道:“够了,够了,一帮没脑子的东西,这小子要是刚才敢做贼勾当,那不是明摆着自找麻烦?尽是些觊觎秘笈的贪婪小人,我都没说话,要你们瞎急什么?”

  众人所怀心思的确是等沙齐将秘笈取来,孟安英怎样也该卖个面子,先将秘笈借大家当场一观,就算是记住了其中的一招半式,回山潜心钻研,也定是一番功果。愿望落了空,只好责怪沙齐出气,还有些人破口大骂挨千刀的魔教妖女。南宫雪想着暗夜殒未必是有意相帮,但因他一句话给沙齐解了围,还是向他投去个感激的眼神。

  暗夜殒视而不见,冷哼一声,自语道:“臭丫头,动作够快的,不愧为江魔头嫡传。”李亦杰忽道:“你早就知道秘笈被盗,所以故意提出这个条件,为的就是让我们办不成,是不是?这样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拒绝带路,哪有你这样狡猾的狐狸?”

  暗夜殒道:“你给我住口,当我跟你们闹着玩不成?我哪有这许多闲工夫!这件事我就算他办到了。第二个条件,你们先回答我,进攻祭影教总舵,目的何在?”

  李亦杰道:“明知故问!自然是要杀了魔教首脑,彻底铲除这个武林公害。”

  暗夜殒轻一颔首,道:“如果我要你们放弃,你怎么说?”

  场上众人都是一愣,李亦杰怒极反笑,道:“你让我们放弃剿灭魔教,才肯带路,是算带我们参观游览去的?你也真开得出口!”

  暗夜殒道:“蠢货,别拿你的无知出来现眼!你们灭不灭祭影教,我管不着,但是江魔头必须留给我,谁都不准碰他。”李亦杰冷笑道:“元凶不除,纵使魔教一朝倾颓,他日仍可东山再起!斩草须得除根,你竟让我们放了魔教教主?你念着跟他的兄弟之情,也实在是异想天开太甚。”暗夜殒冷冷道:“什么狗屁兄弟之情?我才不是要救他,相反,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想看到他死,我定要亲手送他下地狱。”

  李亦杰还不知他因楚梦琳之死而产生刻骨仇恨,难以理解他何以忽然与江冽尘反目,寻思片刻,还是认同自己的判断,道:“你以为你说了这几句话,我就会相信你?”暗夜殒道:“你爱信不信!我若是真想保护他,不带你们去也就是了,凭你们这群人的能力,又怎能见得到他面?杀江魔头之后,我自会隐姓埋名,灭祭影教的功劳全算在你们头上,那些侠义英名,随你们如何平分,我才不稀罕。”

  众人心下都认同这话有理,孟安英第一个劝道:“亦杰,咱们只要亲眼看着那魔头死了,是谁杀的又有什么所谓?你的处事方式,缺点就在于太过执着。”李亦杰听到师父开口,既为他有谅解之意而心怀慰藉,但这样一来,再拒绝却也更加不易,为难道:“即使见到江冽尘,我也没打算当场杀他,我答应过韵儿,会将这魔头生擒了带到她面前,好让她亲手报仇。”

  暗夜殒冷笑道:“你要生擒谁啊?李盟主?以你那么点微末功夫,跟他动上了手,能否保命还成问题,竟就先扮得一副稳操胜卷姿态,你配么?”

  众人知道江冽尘武功极高,与他抗衡均无必胜把握,唯有暗夜殒跟他同门多年,或许还有可能对付得了,即使不成,先消耗他大半功力也是有利。孟安英劝道:“亦杰!”南宫雪有感于暗夜殒对楚梦琳的深情,心里对他十分同情,也盼着他能实现仅存的愿望,劝道:“师兄!”各派弟子也都劝道:“盟主!”

  李亦杰看到眼前这规劝阵势强大,一时间哭笑不得,心道:“何必非执着一个亲手所杀,所在意之人还是不可能再活转过来。这道理对暗夜殒也讲得通啊,你们为何不去劝他,反而都来劝我?”暗夜殒似是看穿了他心思,冷冷道:“你师父他们有求于我,不得不尽力满足,只能委屈你这个挂名盟主了。李亦杰,现在是聚是散,就等你一句话了。”

  李亦杰见众人目光都定在自己脸上,既有祈求,还含着几分威胁,今日要是不答应,还真难以下台,不说旁人,恐怕连师父也不会轻易放自己过门。作为正道的武林盟主,被各派师兄弟簇拥着,本该一呼百应,却不料此时一举一动竟全要听一个昔日魔教妖人发号施令,感到自己这盟主当得实在窝囊,也难怪暗夜殒嘲讽自己有名无实。

  他自认这一局是输了,却不甘心输得一败涂地,重新端过搁置在床头的药碗,道:“师父,您真要弟子答应?好,只要你喝光了这碗药,弟子一定让您满意。”

  孟安英急不可待,知道暗夜殒性格古怪,极难相处,别再拖得久了,他又改变主意,那么一桩丰功伟绩也就白白从手中溜走了。不顾正跟李亦杰赌气,双手接过,一仰脖,咕嘟咕嘟的大口喝下,转眼间就喝了个碗底朝天,连药末渣滓也不剩。李亦杰唯有苦笑,不愿在师父面前失信,只得忍着不甘,向暗夜殒道:“好,我答应你了。”他这话说得含含糊糊,全无武林盟主发话时的爽气。

  暗夜殒道:“哼,算你聪明。进了总舵以后,你这个盟主给我安分些,所有人都要听我的命令行事。”李亦杰怒道:“那为什么?当初讲好了是两个条件,你怎可任意增减?”暗夜殒道:“这不是条件,本就是理所应当。再说让你指挥,你懂得什么了?你有一丁点作战经验没有?只会让大家一鼓作气的乱冲,管什么用?”

  李亦杰强压火气,道:“各路英雄都在陆续赶来华山,商议共举大事,估计近日内即可抵达,到时我还要向他们分别交待清楚。”众人也均无异议。暗夜殒道:“可以。孟安英,你现在身体虚弱,正好再静养上几日,等到人都到齐了,再正式商讨战略。”

  李亦杰道:“你好生准备着,魔教总舵的地形机关,只有你最清楚,到时还得由你详说。”暗夜殒不耐道:“废话。”李亦杰受他奚落太多,已习以为常,懒待反驳。

  这一日短暂聚首之后,李亦杰作为盟主兼华山地主,与其余师兄们一起张罗着给众宾客安排住处,每日里还要迎接新到的他派帮手,闲暇时就到后山苦练剑术,夜深人静时又琢磨着怎样提升功力,使体内真气不再作乱,真正为己所用,忙得不亦乐乎,再没来探望过南宫雪,也不说为几句口不择言道个歉。

  南宫雪与他分别多年,满怀柔情蜜意的期待重逢,最终却是落得这般收场,心中凄凉,百转千回,只觉早知相见是这般情境,那还不如不见。她的房间中也住进了许多位女弟子,都是正值妙龄,常在房内咭咭咕咕的闲聊,起初还想拉南宫雪加入,后来见她沉默寡言,也就作罢。

  南宫雪有时独自在玉女峰上徘徊,心道:“习惯真是可怕。面壁六年,我就觉得是无比煎熬,盼着能有人来陪我说说话,现在虽已得脱牢笼,但眼前生活,我也是这般离群索居,和当初有何分别?倒不如以前的清闲。”

  有时想向师兄提议,仍许自己住到孤崖上去,转念想想又有不妥,师父好不容易才原谅了她,亲口取消面壁责罚,如再主动提出,不失负气之意,反给师父见责。只得打消了这念头,默默忍受。

  这天闷极乏味,也不知怎会有兴致,独自来到翠云宫前刺绣。这翠绿色荷包她已连缝数日,便是靠此打发时间。针线游走间,隐约看出是幅鸳鸯戏水图。阳光斜斜洒下,将两只鸳鸯镀上了一层金黄色光泽,手指间也觉出些微暖意。心情刚有些好转,忽然感到背后伸过一只手,轻轻揽在了腰间,另一只手搭上肩头。

  南宫雪一惊,她自受陆黔欺辱,最为反感的便是有人对自己动手动脚,应对极是灵敏,脚步向外侧转出,同时反手将绣花针戳出,是依照假想中的敌人双眼位置。她只道那是前来华山的帮手,没规没矩的欲施轻薄,看在李亦杰面上,这一针也并未刺实,只要将他逼退,倒非有意伤人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