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铁血兵魂(5)

作者:刘猛 发布时间:2015-07-14 13:32:52 字数:4123
  “开枪吧!”王艳兵说。

  “我一定要活捉察猜!”

  “你这是意气用事!”

  何晨光已经跑远了。王艳兵无奈,收起武器继续追,一脚踩空,落入陷阱。“啊——”王艳兵一声惨叫,腿被竹签扎了。何晨光回头,王艳兵大喊:“别管我!我没事!去抓人!”

  “你照顾好自己!”何晨光转身继续追。

  王艳兵咬着牙,把腿拔出来,血流如注。他撕开急救包,开始急救。

  察猜沿着山脊没命地奔跑,纵身跃过一条小溪,一下子被何晨光扑倒。两人站起身,虎视眈眈。

  “为什么?!”何晨光盯着他。

  “我没有回头路了!”察猜摇头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国家和军队?!”何晨光怒吼。

  “我做都做了,现在还能说什么?”察猜苦笑。

  “投降!承受所有应该承受的后果!”

  “我还有老婆孩子!”

  “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后果!”何晨光看着他,“察猜,你是一个军人!”

  “我已经不是了。”

  “那么,我就要抓你归案!”

  “你来吧——只要你能打赢我!”

  何晨光出手,两个人扭打在一起。何晨光飞起一脚,察猜被重重地踢到树上,半天没起来。龚箭等人飞奔而至,将枪口对准了察猜。

  察猜慢慢地爬起来,注视着何晨光。

  “双手举起来!”龚箭看着他。

  察猜没动。何晨光擦擦鼻血:“投降吧,你真的没路了。”察猜笑着流泪:“兄弟,对不住了!”

  “不——”

  察猜一把拔出手枪,队员们开枪——“哒哒哒……”察猜在弹雨中抽搐着,何晨光闭上眼。察猜躺在地上抽搐着,一滴泪从眼角悄然落下。

  山巅处,蝎子扛着张丽娜快速奔跑着。海军陆战队员们从四面八方出现,蝎子停住,左右看看,更多的部队在涌上来。

  蝎子放下张丽娜,拿起武器。范天雷带队从那边过来,龚箭和何晨光从这边过来——蝎子被包围了。

  蝎子笑了,笑得很凄惨。范天雷、何晨光都冷冷地看着他。张丽娜被蝎子抓着,嘴上贴着胶带,惊恐地看着范天雷。

  范天雷看着他:“蝎子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蝎子笑着看他:“我只想活下来。我帮过你们,你们就这样对我?”

  “你的血债太多了。”

  何晨光的呼吸变得急促。蝎子笑着:“原来活着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啊!”范天雷看着他:“放下武器,我给你个好死。”

  蝎子笑:“别逗了,你知道我不会的。”

  “蝎子!你现在已经陷入重围,任何抵抗都是无济于事的!你立即释放人质,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!”

  “是吗?”蝎子看着他,“无非是枪决还是注射的区别罢了。”

  张丽娜惊恐地看着范天雷,范天雷的眼神飘向何晨光,何晨光不动声色,瞄准蝎子。

  张丽娜看着范天雷,满脸泪水。蝎子苦笑:“没想到我骁勇一生,今天命丧孤岛啊!挺好,来吧。”

  何晨光扣动扳机——“砰!”子弹钻进了蝎子的脑袋,蝎子猝然栽倒。

  张丽娜挣扎着跑向范天雷,范天雷一把抱住她。何晨光慢慢放下枪。蝎子抽搐着,额头冒着血,手却还颤抖着抓起冲锋枪,视线模糊,对准前方。范天雷一眼看见,一个转身把张丽娜抱到后面。“哒哒哒……”范天雷的后脑中弹,防弹背心被打穿了。张丽娜扑上去,撕下嘴上的胶带:“天雷,天雷——”张丽娜哭着抱住范天雷,试图堵住他的伤口,双手都是血。

  “啊——”队员们举起手里的枪,怒吼着密集射击。蝎子全身抽搐着倒下了。

  张丽娜抱着范天雷,队员们默默地注视着,都傻眼了。龚箭慢慢地摘下帽子,漫山遍野的陆战队员们也慢慢摘下帽子。

  范天雷抽搐着,嘴里不断地涌出血。张丽娜哭着:“别说话……别说话……”范天雷努力开口:“我……我……爱你……”

  “啊——”张丽娜抱着范天雷,绝望地哀号。

  “敬礼!”龚箭的眼泪下来了,高喊着举起右手。队员们举起手中的步枪,开始对天射击。“哒哒哒哒……”枪声震耳欲聋,在山间回响,枪口的火焰映亮了战士们的眼睛。

  码头上,陆战队员们来回穿梭着,温国强站在码头焦急地等待。远远地看见黄色的巴西队队服,温国强急忙跑过去。

  虎鲨被蔡小心和黄班长夹着,正往这边走。温国强跑来,仔细辨认着:“他不是……”

  老黑一惊。虎鲨一把拔出蔡小心的手枪,老黑举起枪托,抡圆了打晕虎鲨。陆战队员们将虎鲨按住。

  温国强仔细辨认,大惊:“他是虎鲨!”

  “啊?!那个被打死是谁啊?”

  “王亚东在哪儿?!”温国强怒吼。

  虎鲨狞笑着:“你的卧底被你的军队打死了!哈哈哈!”

  温国强呆住了,老黑和蔡小心也傻了。虎鲨大笑着,温国强一拳上去,打倒他。老黑低下头,温国强悲愤地大吼:“带我去找他——”

  一片血红的河流里,王亚东的遗体半截在水里,半截在岸上,圆睁双目。

  夜色下,舰队离开月牙岛,码头上一片火光。何晨光默默地站在甲板上,看着月牙岛远去。

  “都是我的错……”蔡小心站在旁边,一脸懊悔。老黑看着他:“不怪你,怪我。”龚箭看着渐远的月牙岛:“谁都不要去怪,这是人的命运。”

  “我想去看看王亚东。”何晨光说。陈善明和龚箭对视一眼:“你去吧。”

  医务舱里,王亚东躺在那儿。温国强摘下警帽,站在旁边,颔首落泪:“对不起……”何晨光走进来:“他一直是特情?”温国强点头:“对,是我发展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  “为了他的安全。”

  “晓晓知道吗?”何晨光问。

  “不知道。她的父母知道。”温国强说。何晨光看着,一脸痛苦:“怎么告诉他们,他死了?”

  “我去说吧。都是我的错,我要承担这个责任。”

  王亚东闭着眼,很安详。何晨光无言以对。

  “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……”

  何晨光说不出话,眼泪滑落下来。他慢慢后退,举起右手,敬礼。

  另外一个医务舱里,张丽娜握着范天雷的手,眼泪慢慢落下:“为什么你不早点儿说……其实,这些年来,我一直想你……我以为,你会来找我的……我们都太骄傲了,以至于谁都不肯主动退让……对不起……现在想想,是我错了……我……爱你……”张丽娜看着范天雷安详的脸,泣不成声。

  陆航机场,直8B缓慢降落。陈善明、龚箭、何晨光等人抬着覆盖军旗的范天雷慢慢走出来,张丽娜在两名海军陆战队女军医的陪护下也慢慢走来。

  担架经过陆军中将和何志军的面前,中将默默地注视着,手滑过范天雷的脸颊:“老兵永远不死,只会逐渐消亡。”

  “首长,我们准备用范天雷同志的名字,命名特战教学中心,以此缅怀他为特战旅的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。”何志军说。中将点点头:“好,妥善照顾范天雷同志的家人。如果有什么困难,可以直接向我报告。”

  “请首长放心,我们一定会做好善后工作。”

  两个人默默地注视着队员们把担架抬上依维柯,何晨光、王艳兵、李二牛等队员都悲痛地注视范天雷的遗容,车上的战士把军旗盖在范天雷的脸上。

  “不许盖!”何晨光冲上去,队员们急忙拦住他。何晨光大喊:“不许盖!谁都不许盖!他没死!没死——”

  队员们含泪死死地抱住他,车上的战士犹豫着,抬眼看看旅长。何志军点点头,红色的军旗盖住了范天雷的脸。

  “参谋长——”何晨光哭喊着,队员们也是泪如雨下。何晨光跪在地上,无力地看着远去的依维柯。

  “何晨光!”何志军怒喝。

  “到……”何晨光跪在地上没动。

  “站起来!”

  何晨光还是注视着远去的车。

  “中尉何晨光!我命令你——站起来!”

  何晨光咬牙站起来。

  “记住!他是军人!你也是!”

  “是,旅长……”何晨光含泪咬牙。

  中将走到张丽娜跟前,握住她的手:“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你……节哀。”何志军走到她身边:“他是英雄,是烈士。”

  “他是为了救我……”

  “在那个时候,你是人质。不要想太多了。”

  “都怪我……”

  “先休息一下吧,一会儿首长和我去看你。”

  两名女军医扶着张丽娜上了一辆猎豹。

  何志军看着队员们。

  龚箭含泪带着队员列队,敬礼:“首长,旅长,我们……回来了!”

  中将还礼:“我还是要祝贺你们完成了任务,解救了全部人质。只要人质安全,我们的牺牲就是值得的。你们刚回来,我不再耽误你们的休息时间。好好调整一下,准备参加追悼会。不要想太多了,军人就是为了国家利益和人民安全战斗的,牺牲是无上的光荣。何志军!”

  “到!”

  “带回休整吧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中将与随从上了身边的两辆奥迪车,何志军高喊:“敬礼!”车队走了。

  何志军转身,看着队员们:“红细胞特别行动组,可以解散了,带回休整。”龚箭转向大家:“我们……去给参谋长守灵吧。”

  队员们一脸悲伤,何晨光转身上了车。队员们守护着参谋长的灵柩,猛士车开走了。何志军忍住泪,抬头看着机场上那面猎猎飘舞的八一军旗。

  省医院的走廊上,何晨光穿着常服走过来。温国强站在二老面前:“对不起,我没能带他回来。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……”何晨光站在他们身边:“晓晓知道了吗?”

  “还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去说吧。”

  温国强看着林父林母,林父擦擦眼泪:“委屈你了,晨光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,这是我应该做的,我们一起长大的。”何晨光推门进去了。

  林晓晓正在逗孩子玩,何晨光站在门口。林晓晓抬眼:“晨光?怎么你来了?”何晨光把花放下:“我来看看你,刚执行完任务回来。”

  “谢谢!看,宝宝,这是晨光叔叔。”

  孩子天真无邪地看着他,何晨光的眼泪在打转。

  林晓晓看他:“你怎么了?”何晨光一咬牙:“晓晓,有一件事,我……我必须告诉你。”林晓晓看他:“你说啊!”

  “王亚东他……他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林晓晓呆住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他……他不是坏人,他是警方的卧底。”

  林晓晓一愣。

  “是真的。”

  林晓晓的眼泪下来了:“他是好人啊!”

  “对,是好人。”

  林晓晓笑了:“那他应该能回来啊!这是好事啊!你怎么那么严肃啊?”

  “他……牺牲了。”

  林晓晓猛地呆住了。

  “在我们刚刚执行的任务当中,王亚东为了配合我们作战……牺牲了……”

  林晓晓呆呆地站在那儿,脸色苍白,晕了过去。何晨光急忙跑过去,抱住林晓晓:“来人啊!来人——”

  海浪泛着白沫,温柔地拍打着沙滩。何晨光孤独地站在岸边上,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,心里也在起伏着。

  他拿着一块玉佩,那是比赛结束后,察猜在机场亲手送给他的。何晨光默默地抚摸着玉佩,内心感慨万千。赛场上的奋勇格斗,丛林里涂着迷彩的大脸,勇士学校里那嘶哑如同雷鸣一样的宣誓……镜头一幕一幕在他眼前回放。

  何晨光闭上眼,眼泪滚落下来。他蹲下身,将玉佩埋进了沙滩。何晨光看着这个隆起的小沙堆,泪流满面。

  医院病房里,唐心怡还静静地躺在那儿。何晨光坐在她身边,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:“我知道,你一定会醒的。”

  唐心怡平静地躺着,何晨光看着她,黝黑消瘦的脸上浮现出无限忧伤,泪水顺着他刚毅的脸颊滑下来。何晨光握着唐心怡的手,轻声道:“你知道,我有多爱你吗?”唐心怡的眉毛微微地动了一下,手指在何晨光的手心里轻轻颤动。

  何晨光深情地望着她,吻着她的手:“我会等你,一辈子,一直到你醒来。”

  ……

  (全书完)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