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结局

作者:刘猛 发布时间:2015-05-27 13:34:12 字数:3720
  队员们急速冲出去。

  老头儿走出来,走到停车场,撬开一辆车的车门,上车。

  薛刚带队匆匆跑来。车开走了。

  薛刚带队冲出停车场。

  街上车来车往。

  “妈的!”薛刚懊恼万分,“——松狮,我们掉线了!秦伟跑了——”

  “跑了?”高局冷静指挥着,“立即通知各个口岸,加强检查,严防秦伟外逃!”

  方局在沙发上睁开眼:“他想跑,没那么容易吧?”

  高局看他:“老方,你有什么建议?”

  方局笑笑:“建议倒是谈不上,只不过秦伟备用的护照,我有一本影印件。”

  “好你个老方啊,跟我还藏着一手!”

  “不到最后一步,我能轻易露出杀手锏吗?”

  两人都笑了。

  方局看着下面,笑容慢慢停止了。高局纳闷儿,也看外面,是钱副厅长。

  “他确实很孤独。”方局说。

  “我去看看他。”

  方局点点头。

  高局出去了。

  方局看着窗外:“对不起啊,我也是身不由己啊!”

  ……

  太平间里,钟世佳呆呆站在钟雅琴跟前。门慢慢开了,何世昌抱着一束鲜花走进来。钟世佳没有回头。

  何世昌把花放在钟雅琴身边,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  钟世佳看着他。何世昌转脸看着他:“我不勉强你跟我走,孩子。”

  钟世佳看着何世昌,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
  “只是希望你能明白——我爱你。”何世昌看着他的眼睛说。

  “我想跟妈妈静静待一会儿。”钟世佳的声音嘶哑。

  何世昌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钟世佳看着钟雅琴,眼中慢慢溢出眼泪,一个决定在他心里成形。

  从太平间里出来后,钟世佳去了商场。他选西服选得很认真,服务员诧异地看着他的打扮。焕然一新的钟世佳径直去了何世昌下榻的酒店。

  ……

  总统套间的门铃响了,保镖去开门。

 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,穿着崭新的西服打着领带站在门口。何世昌慢慢站起来,看着焕然一新的钟世佳。

  钟世佳走过来,站在何世昌面前。何世昌一把抱住了钟世佳。钟世佳停顿片刻,慢慢伸出自己的双手,抱住了何世昌,他慢慢地翕动嘴唇:“爸爸……”

  孟可突然出现在门口。

  两人看着孟可,一旁的高局长说:“我想,他需要亲人。”

  孟可看着两个陌生人。

  何世昌伸出手。孟可默默看着,片刻,他的小手伸出来,握住了何世昌和钟世佳的手……

  ……

  赵百合带着行装,怅然地走向机场通道。

  穿着警服的韩光出现在她身后:“百合……”

  赵百合停住,不敢回头,眼泪在打转。

  “我知道你今天要走。”

  “我特意叮嘱,不要告诉你的……”

  韩光看看手表:“起飞还有一个小时,我们可以到咖啡厅坐坐吗?”

  “有什么意义吗?”

  “我有件东西想送给你。”

  赵百合回头。

  ……

  机场咖啡厅里,赵百合呆呆坐着。

  韩光注视着她:“为什么不敢告诉我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  “我不知道是要你看见我的无助,还是要我看见你的怜悯。我是个被人生捉弄的女人,我不知道该爱谁,也不知道该恨谁。你们在我的面前自相残杀,而我无能为力,只是一个旁观者……”她的眼泪慢慢流了下来。

  “噩梦总会过去,明天的太阳都是新的。人生的道路很长,苦难只是其中的一段经历。”

  赵百合凄惨地笑笑:“山鹰,这些话,好像我都对你说过。”

  “你是个出色的心理辅导师。”

  “我却是个失败的女人。”

  韩光慢慢打开自己的红色小盒子。赵百合瞪大眼看着,小盒子打开,是一把镀金的88狙击步枪胸标。

  “送给你。”韩光递给赵百合。

  “这是刺客的荣誉徽章!是你最珍视的……”赵百合看着,却没接。

  韩光把盒子放在赵百合的手里:“留给你,作为曾经的纪念。”

  赵百合注视徽章。韩光起身戴上帽子:“我该走了,百合。”

  赵百合抬眼看他,说不出话。

  “人生的任何一种苦难,都不能击倒你——因为,你曾经是中国陆军特种兵!”韩光转身走了。

  赵百合看着徽章,压抑地哭出声来。

  韩光大步走着,不回头。

  赵百合将徽章紧紧抱在怀里。

  ……

  民工如潮。

  一个民工在X光机前等待。一个民警的背影贴在他的耳边:“请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  民工抬眼,是化装的秦伟。韩光冷酷的脸注视着他。

  秦伟呆住了,右手的手枪停在空中。

  “不要痴心妄想了,”韩光说,“你的出枪速度不会比我快。”

  两个便衣拥过来,他们都化装成民工在前后,秦伟被按在地上,下了手枪上铐。

  秦伟叹息一声:“山鹰,我们都栽在了你的手上……”

  韩光蹲下,注视秦伟: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,你们注定是会失败的。”

  秦伟被拉起来,带走。

  韩光注视秦伟的背影,在人流当中消失。

  ……

  世界经济论坛如期举行。

  何世昌做了演讲,引起世界轰动。

  滨海警方的新闻发布会低调召开,表示已经破获前一段时间在我市流窜作案的东北犯罪集团。

  ……

  钱副厅长申请提前退休,获得了组织批准。他带着女儿离开滨海,到内地老家生活。

  韩光提前晋升为二级警督,并且担任了新的狙击手队队长。狙击手队的代号——“刺客”。

  赵百合离开中国,回到欧洲。

  唐晓军因为违纪泄密被开除警队,并且接受进一步调查处理。

  ……

  拘留所,穿着囚服的唐晓军抬头。

  方局长走进来。

  唐晓军慢慢站起来。

  “唐晓军同志。”

  “同志?”唐晓军纳闷儿。

  方局长微笑着注视他:“唐晓军同志,你的新警察生涯,刚刚开始。”

  唐晓军愣了一会儿,随即慢慢明白过来。

  ……

  静谧美丽的海岸,沿着椰林的边缘展开婀娜的曲线。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,带着些许惬意。

  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背对着椰林,坐在长椅上。

  一辆越野车慢慢停在滨海市心理治疗中心疗养院的停车坪内,穿着白色T恤衫和牛仔裤的韩光捧着一束百合花下车。

  年轻的女大夫站在停车坪旁的草坪上,看着散步的病人们,看见韩光下车露出笑意:“韩警官,一周一次啊!真准时!今天不加班啊?”

  韩光竖起食指嘘了一声,女大夫吐吐舌头,急忙闭嘴。

  韩光压低声音却很认真地说:“千万不要让她知道我是警察。”

  女大夫纳闷儿:“为什么呢?警察又不是什么不好的职业?如果你真的希望她能恢复,应该告诉她实情。这些都能丰富她的真实回忆,对她很有帮助的。”

  韩光看着冬儿的背影:“我希望,她永远不知道世界上有警察这个职业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韩光的声音变得低沉:“那样她就不会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有罪犯。”

  女大夫愣了一下,随即说:“你希望她永远活在编造出来的童话当中吗?”

  韩光看着冬儿的背影,不说话。

  女大夫同情地说:“这个童话,你又能维持多久呢?”

  韩光看着她:“一辈子。”

  女大夫沉默了一下,又关切地说:“对了,我有义务提醒你,已经四个月了……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,现在是最后的选择机会了。”

  韩光看着冬儿的背影说:“我发过誓,不会让她再吃一点苦。我不可能让她上手术台,她也不可能接受那样做……她爱这个孩子。”

  女大夫小心地问:“你知道,那对你意味着什么?那不是你的孩子!是罪犯的!”

  韩光看着她:“爱。”

  女大夫的声音低下来,有些许酸意:“作为女孩儿,我真的很羡慕她,有你这样的男人。”

  韩光笑笑,慢慢穿过椰林。他站在冬儿身旁柔声地说:“冬儿,还记得我吗?”

  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冬儿慢慢转脸看着韩光,美丽的眼睛忽闪着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。

  韩光期待地望着她。

  冬儿的眼睛里面空空如也。

  韩光的脸上渐渐露出失望,但是他还是努力掩饰着露出微笑。

  冬儿摘下耳机,扑哧乐了:“冬儿跟你开玩笑呢!”

  韩光惊喜地看着她。

  冬儿的脸上显出红晕:“你是冬儿的未婚夫,你叫韩光。你是公务员,在政府机关坐办公室,你29了。”

  “冬儿!你真的记住了?记住了?”韩光幸福得简直要崩溃了。

  冬儿点点头:“冬儿还知道,你是个坏蛋……”

  韩光含泪笑着:“对,我是坏蛋。”

  “还没结婚,你就让冬儿怀孕了。”冬儿的声音很低,脸红透了。

  韩光点头。

  “你还好意思承认啊?”冬儿抬头看他,嗔怪着。

  韩光坐在她的身边,把百合递给她。

  冬儿已经显出身段,穿着宽松的孕妇裙,她接过百合,闻了闻:“真香!——你每回都送冬儿百合。既然你这么喜欢百合,要是冬儿生个女儿,就叫百合吧!”

  韩光愣了一下。

  短暂的沉默之后,他从兜里拿出一个蓝色的小盒子:“冬儿,这是我送给你的。”

  冬儿好奇地看着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这是结婚戒指。”韩光打开盒子,拿出钻戒。

  “结婚戒指?你要和冬儿结婚吗?”冬儿脸又红了。

  韩光点头:“嗯,和冬儿结婚。”

  “那冬儿要是再忘记你,你会生气吗?”

  “不会。”韩光的眼泪倏然落下。

  “真的?”冬儿认真地问。

  “真的。”韩光点头。

  “冬儿相信你。”冬儿露出微笑。

  韩光拿出钻戒,戴在冬儿的无名指上。

  “真好看。”冬儿伸开手指,翻来覆去地看。她想起什么一样,拿起耳机塞一个到韩光耳朵里:“这是冬儿最喜欢的歌儿,冬儿想和你一起听。”

  韩光点头。

  冬儿按下CD,舒缓的音乐响起来。

  “多雨的冬季总算过去

  天空微露淡蓝的晴

  我在早春清新的阳光里

  看着当时写的日记

  原来爱曾给我美丽心情

  像一面深遂的风景

  那深爱过他却受伤的心

  丰富了人生的记忆……”

  她偎依在韩光怀里,像一个婴儿一样闭着眼睛,随着音乐的旋律低声吟唱着。韩光抱着冬儿,抱着他的妻子——这个世界上他最疼爱的女人。

  “只有曾天真给过的心

  才了解等待中的甜蜜

  也只有被辜负而长夜流过泪的心

  才能明白这也是种运气

  让他永远记得曾经有一个人

  给过完完整整的爱情……”

  韩光的眼泪倏然而下,冬儿的手指滑过韩光的眼泪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眼泪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有眼泪?冬儿怎么没有?”

  韩光抚摸着冬儿的脸:“因为……我会保护你,一辈子!所以,你不会再流泪……”

  “一辈子?”

  “一辈子。”

  冬儿看着韩光的泪眼笑了:“那你会保护冬儿的孩子一辈子吗?”

  “会。”

  “你会保护冬儿的爸爸和妈妈一辈子吗?”

  “会。”

  “那你要保护多少人一辈子啊?”

  “保护所有和冬儿一样善良的人,”韩光把冬儿紧紧地抱在怀里看着静谧的大海,“一辈子……”

  ……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