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1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,我最喜欢你

作者:无赖诗魔 发布时间:2018-05-25 10:13:39 字数:4376
  我不得不说我的求学路是多么的艰难,从临沂到武汉,一路上吐了七八次,我晕车。

  以至于到武汉后,我觉得这座城市是晃动的,灯火辉煌。

  后来,我才知道那是假象。

  我是坐汽车来的,晚上十一点才到。

  落脚的地方靠近红灯区,我一直都想去了解她们的生活。

  我知道她们也想了解我的口袋。

  “师傅,到不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”

  “说慢点,太长了。”

  “中南—财经—政法—大学。”

  “老子信了你的邪,你直接说财大不就行了!”

  那一年,我还不懂得怎样坐公交。稀里糊涂坐到傅家坡还是哪,失去了方向,无奈只好打的。

  “师傅你觉得武汉怎么样?”

  青春的雨浇灌了多少哀愁,男孩女孩懂得了美丑。

  你走,十九岁的午后。

  出门远行,戴着彩色的眼镜。

  天晴,一湖闪亮的晶莹。

  远方,我的家乡,有人在思念我吗?

  奔驰的骏马,有一天会驼着媳妇回家。

  “喂,马,你非法营运啊。喂,美女,你知道它是黑的士吗?”

  天啊,我在梦想的大道上被警察拦住了。

  “武汉啊,很好啊。”

  “有多好?”

  “好到你不知道它到底哪里好。就像……就像恋爱时你看你女朋友一样。”

  “可我觉得武汉好脏好乱啊。”

  “等你爱上她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

  这是我的想象,武汉的司机当然不会这么温文尔雅,也许他只会说:“不同居几年怎么能知道。”

  我坐在出租车里,望着沐浴在晨光中的高楼大厦,回味着刚才吃过的三鲜豆皮的味道,回想着家乡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……

  当我走出农村的那一刻,我发现好像农村更好。

  就像很多人离婚后,才发现小三很二。

  我们学校的大门很大并不是因为学校多么博大,只是因为校名太长,门窄了放不下名字。

  我拖着一个价值八十块钱的行李箱走进了学校。

  扑面而来的是一张成熟精致的脸。

  “同学,新生报到?到那边排队交档案领钥匙领一卡通。”

  其实读书是体力劳动,搞人际关系才是脑力劳动。

  拼命读书只会伤身体,讨好学院领导才真正伤脑筋。

  走进校门的时候我还没认识得如此透彻。

  如果你认为你来大学是读书的,那你就输了。

  我到学校遇到的一件事影响了我大学四年。

  我领了军训服、钥匙和一卡通之后,便去买被子脸盆等生活品。有个师兄有意无意地把我带到留学生餐厅附近。我在那边买了比学校定价便宜很多的生活用品。我很感激他。

  直到大二那年我才知道,拉客源是有提成的。

  在财大,不会做生意是没脸带师弟的。

  仍旧是那位师兄,带我买完东西,又带我找宿舍。我由感激变为感动。

  我的宿舍在中区二栋301。那位师兄带我转了一大圈后遗憾地告诉我,找不到。

  我问他大几。他说他大二。

  我实在想不出一个人在学校呆了一两年竟然不熟悉学校是何原因。

  谈恋爱后我想通了,两个人朝夕相处也未必了解对方。

  我现在还珍藏着当年那位师兄的手机号……这件事提醒我们,不要随便留电话号码。

  后来,这位师兄又问了他的师兄,他的师兄才为我们指明了方向。

  师兄的师兄的形象在我心里顿时高大起来。在我们不明真相的时候,了解真相的人,仿佛无所不知。

  中区二栋301,小户型,面积大概20平米不到,两扇窗,向阳采光好,冬暖夏凉,毗邻食堂、小卖部、打印店、篮球场,于此到滨湖、环湖、西苑、南苑、北苑距离平均,地理位置优越。

  考虑到没有阳台没有卫生间,也没有美女合租,房东每年每人只收房租一千块钱。

  学校在我们进来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,安排了宿舍,安排了教室,安排了课程。

  甚至连女朋友、毕业证和学位证都安排好了。只等你伸手来拿。

  你只要听话,按要求做,顺利毕业是必然的事。你必须把自己裁剪成他们规定形状的物品。

  自作主张,会被认为“产品不合格”。

  我以为我来得够早了,可推开门才发现,我们宿舍早有人先到了。

  他长得神似刘德华,侧着身子跟我打招呼。我以为他只是长得像,没想到声音更像,“你好。”

  他就是我的其中一位室友——汪阳。他父母正忙着帮他整理东西。

  事实证明,他早到并不是偶然的。

  汪阳喜欢大家都叫他汪叔。

  汪叔年龄比我们小,但却比我们成熟,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比我们早熟。

  这给他带来了很多好处,他总能抢占先机,比别人更早的早恋。

  到了大学,他可以比我们早到。上课,他可以比我们早退。

  我们的床铺上都已经放了纸条,上面写了我们的名字。

  汪叔的老爸说,不用管它,自己挑个好床位就可以了,纸条可以调换。

  我两眼放光,盯着汪叔的床位。显然,最好的位置已经被早熟的人占去了。

  无奈之下,我只好睡了靠门口的那张床。

  我每天看着他们进进出出,一睡就是四年,如梦如幻。

  某一天,一个师兄来找我,发现我睡在靠近门口那张床,很纳闷。

  我问他怎么了?

  他说他早就帮我选好了床铺。

  我问他是哪一床?

  他很自信地指向一个方向,我发现那正是汪叔睡的位置。

  汪叔,毫无疑问,是改变世界的那个人。

  我有时候一直在想老易和狼王他们俩到底是谁先到的。

  起初是模糊的。

  当我闭上眼睛,让自己回到那个夏天的那个上午的时候,我才能弄清楚。

  小胖是最后一个到的,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,他却时时刻刻走在我们前面。

  但他和汪叔的超前不一样。

  汪叔是抄近道走在前面,小胖是超过我们走在前面。

  我们一辈子会认识很多人,但只要你的生活循规蹈矩,认识的人的数目或许是可以计算的。

  你读书的时候,认识的几乎全是同学老师。

  工作后,认识的都是同事,生意伙伴。

  结婚了,你认识的是对方的亲戚朋友。

  生活本该如此简单。

  作为简单生活的参与者,我们却有着复杂的内心。

  有些人上学的时候逃课,认识了音像店的老板。

  有些女生贪慕虚荣,认识了小流氓。

  企业高管结识了贪官。

  好男人结婚后遇到了小三。

  于是,人生复杂了。

  如果我如汪叔般早熟,我想我就可以认识更多的人。

  早熟容易,早成熟难。

  天真容易,天天真难。

  我们望着天,天真蓝。

  看着汪叔成熟的背影,我苦苦思索,这样一个男人背后,到底站着多少个女人。

  我们要清楚,女人站在男人背后,并不是她要支持你,有时候她们只是想垂帘听政。

  男人站在幕前,也并非必须要大展拳脚。

  而替后面的人遮风挡雨,接住暗箭,堵住流言,也需要站在前面。

  不过,如果你们想并排站,也没人反对。

  我很庆幸我们寝室是五个人,而不是像很多寝室一样是四个人。

  五个人,打麻将多出一个,斗地主凑两桌还差一个,生活添了几多乐趣。

  我们一起把窗子拆下来晒太阳,以为如此就可以成为阳光男孩。

  我们有争吵,也有拥抱;有分歧,也有喜极而泣。

  从那天报到,到之后的四年,我们一直并肩而站。

  站在我身边的还有一位,我老爸,我都是叫他大。

  俺大是农民,是他送俺来学校的。

  俺本想隐藏他来虚构俺的独立,可是俺发现,情感是无法隐藏的。

  俺大当天下午就坐火车回家了,他买的站票,绿皮车,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到家。

  我只在北门送他坐上公交车,并没有送他到火车站。

  毕业后,我要来广东工作,俺大却一直送我坐上火车。

  由此可见,父母爱孩子总比孩子爱父母多一些。

  从北门回到寝室,我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的,我天生带着些许自卑和自尊。

  我热爱着土地,虽然我不擅长干农活。

  那时,我对城市还怀有着惶恐的心情。

  我不会上网,不会用ATM机,不会说普通话,一肚子的困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

  而别人此刻或许在困惑一肚子的肥肉该怎么解决。

  这就是不同。

  小胖大概就是那个在困惑肚子上肥肉的人。

  当天,他那位极瘦极能喝酒的姐夫请我们宿舍的人吃饭,很遗憾的是那次老易缺席。

  小胖姐夫的目的很明确,以后不可以欺负小胖。

  但我们只当他说酒话。

  不过,我们也作出了让步,不在学习上欺负小胖,只在生活中欺负。

  小胖当年还不够张扬,只有点小胖

  小胖,名叫张洋,是个历史发烧友,曾经一度也是减肥发烧友。

  我十几年的求学生涯中,只真正佩服过两位同学。

  一个是我的初中同学,狮子座的姚元鹏。

  另一个就是我的大学同学,爱占座的张洋。

  有一个故事至今我也捋不出头绪,于是我自编了一个类似的应用题。

  一个帅哥,名为X,X喜欢老乡Y,Y不喜欢X,X转而和W谈恋爱。

  W和J认识。J认识X。

  后来,X和W分手。X向Z透漏,他喜欢M。实际上,X并不认识M,只是听H说过。

  而J认识Z、H和M。

  假设,Z为张洋。

  求X。

  你爱她,但你不认识她。一种解释是,她是你偶像。另一种解释是,你是X。

  X的存在,证明了爱是可以盲目的,爱是可以冲动的,爱是可以不顾一切的。X简直就是爱的化身。

  我们学数学那么多年,做了许多求X的题目。

  在大学认识了帅哥X后,我们才知道,我们一直在学习求爱。

  X,大名许渺,又叫秒杀哥,绰号坦克。他与张洋是老乡,与小魏是老相好。

  汪叔因急需为爱情献身,有一段时间曾入住津发小区。

  坦克为了感受301的阳光,和我们同居过一段时光。坦克很坦率,感情经历却让人忐忑。

  “我都不知道熊小妹长什么样子。”他说,“你知道吗?”

  我不知道坦克问的“你知道吗”是问我知不知道他不知道熊小妹长什么样子,还是问我知不知道熊小妹长什么样子。

  我们学院女生很少,我连我们班的女生都认不全,当然更不可能认识熊小妹。但她长什么样子,还是有办法知道的。

  那个时候人人网还叫校内网,一到空闲时间,大家都围在电脑前,登陆校内网,然后查找好友。

  “性别选择女,2007级,学校……湖北……对,选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……点查找。”

  “我靠,网络连接错误,又掉线了。快,重新连接……”

  那个时候,校内网和校园网是难兄难弟。

 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鸟大了迟早要飞走,飞走了,无论飞多远,它总有一天还要栖息枝头。

  我们不知道强哥在校内网不小心搜出的黄明月等女生如今都在何方。

  或许她们也搜到过强哥,她们也想知道强哥在何方。

  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强哥,不知强哥现在,是否还记得。”

 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我们越来越怀疑爱情,越来越相信亲情,越来越怀念友情。

  因为父母越来越老,友情越来越少,唯有爱情,仿佛遍地都是,又哪里都不是。

  时间是最奇怪的东西,最容易改变人,却最悄无声息。

  我们因为房子,因为车子,放了梦想的鸽子。

  你放别人的鸽子肯定有所顾虑,因为别人会来找你算帐。

  你放梦想的鸽子可能无所顾忌,因为梦想在很远的地方。

  我来到大学的时候,其实刚被别人放了鸽子。

  放我鸽子的人,是我暗恋了三四年的同学,小禾。

  她并不知道我喜欢她。否则,她早就放我鸽子了。

  我之所以选择暗恋,是因为暗恋难防。

  一直处于暗恋的状态也不是个办法。

  我当时存着侥幸心理,万一她也暗恋着我呢?

  两个人一直互相暗恋,这辈子就没相恋的机会了,必须得有人打破僵局。

  让人家女生打破肯定不合适,所有,只有我主动出击了。

  那个时候,军训已经开始了。

  站军姿的时候,别人站得很精神,我站着站着就走神。

  怎么表白啊?

  小禾是理科生,高考没发挥好,考上了我们山东的一个高校。

  我说她放我鸽子,是因为高考后她没联系我,我也联系不到她。

  后来到学校填志愿,算是见了一面,但没怎么说话,之后便没再见过。

  再后来,我去我们县教育局领档案时,发现有她的签名,知道她已经领了档案了。

  我也记不清怎么联系上她的了。总之,我有了小禾的联系方式。

  军训期间,我一直在想怎么表白。

  白天站军姿练队列,晚上和汪叔小胖他们几个斗地主。日子过得开心惬意。

  但表白这件事一直都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。

  现在想来,大概是我暗恋时间过久,那时又相隔两地,怕表白迟了小禾会跑掉吧。

  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

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

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

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